1. 首页
  2. 穿越历史
  3. 暴君败给了小皇后
  4. 暴君败给了小皇后 第9节

暴君败给了小皇后 第9节(2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“准了。”

跪地请辞的老臣都是国之栋梁,很快便有人列恳请戚延收回成命。他都懒得理,恣意搭着看他们唱黑脸白脸。

龙颜一派寒威压。

一瞬间,众老臣皆屏声静气。

“皇后五岁,臣等一众老家伙瞧着她与皇上大,蕙质兰心、良善恭顺,从无错。皇后九岁时带病回归边关,十四岁才重归皇。这期间,恭德王以德报怨,以死捍卫边关,温氏一族可曾有过半句怨言?”

“太后也说,您见一皇后,只要一,您一定会喜先帝与太后为您选的皇后的!”

好似这天少了两位、两百位好臣,都与他这样的帝王无关。

“依臣拙见,国的基石不是绵延来的,是君王恤民生才有的!君王的德行才是这基石!”

他们都说他残暴,朝堂不是见血的地方,君王更是应该喜怒不形于

对待百姓呢?莫要让臣民寒心呐!”

有一向拍戚延的几个大臣附和说“这见解颇为独到呐,皇上妙哉”。

他搬先祖列宗,各圣训。

这一瞬,戚延终有一难以抑制的怒气,也像孤弱稚只想守护珍的东西。

玩腻了,戚延扔了手上的冠冕。

俯瞰金銮,众卿皆候他示意。

“是啊皇上,臣也恳请您去看一皇后娘娘。上次宴上,老臣人与媳都说娘娘不论德行还是容貌,世间都无有及者。”

明明他现在到不辨喜怒了,他们却开始说他无了。

本章已阅读完毕(请一章继续阅读!)

也有方才那敢于谏言的辅政老臣急火攻心,怒不可遏,纷纷言以正视听。

先帝钦辅政的两位老臣跪叩:“臣年老多病,恳请告老还乡,还望皇上……”

“还有哪位卿要告老还乡的,自己站来,朕都准。也不是朕说你们,个个一把年纪了早该告老了。每回这朝上的,非要倚老卖老跟朕吵两句,指不定自己气卒了还要连累朕背负昏君骂名,哦不,暴君。”

这是人说的话么?

好像是去岁还是前年,他在朝堂上怒斩了一臣发。大盛明明只有给帝王殉葬才可在金銮殿上剪发,他们都说他暴躁,晦气。

半晌,终有一臣孤胆列,言辞恳切地劝:“皇上,不您与皇后或是温氏有什么间隙,皇后娘娘都是无辜的。帝后大婚已一载有余,您却从未见过皇后娘娘。”

“皇后躬和淑德,善待民。您都不去凤翊,怎么能怪皇后不能绵延嗣,不能国的基石?”

“别提朕父皇!”

冠冕玉串清脆撞响,戚延怡然自乐,百无聊赖打发时间。

前排阶官服乃钦定朱,恍似帝后大婚那夜,目的一片耀朱红。

恭德王正是温夏父亲死后的追封。

“臣恳请您借此机会去凤翊探病,看一看皇后娘娘吧。娘娘家世才貌众,是为良,臣等不会害您。”

侍立在旁的太监大惊失,忙躬去捡,仔仔细细检查可有摔坏。

一过,独自一人赏雪,不念后妃嫔,自私利己;

龙椅上,戚延薄噙笑打断,依旧恣意把玩手上的帝王冠冕。

那大臣气急,竟:“皇上如此不辨好坏,忠心耿耿的臣不要,德行位的皇后不喜,真枉费先帝临终嘱托,枉费先帝白白……”

戚延听得烦,清冷剑目满是帝王威压,却是怒极反笑,微弯薄:“朕还没有拿皇后是问,你们反倒怪起朕来了?朕是罚她了还是戳她睛了,是朕让她失明了?”

怎么还有这么不要脸的反驳?

“依朕之见,皇后有三过。

帝王一怒,底终是不敢再声,一派诡异的沉寂。

这一顿怒其不争,又演变到了辞官上。

三过,这么弱不禁风,看个雪就能看失明,还怎么绵延皇嗣,国的基石?”

还有一次,有一臣明明贪了他国库的金,非举手发誓自己没贪。底一群老臣护着那人,说他刚刚登基,不能明辨忠。那时他还未掌控证据,瞧着底一个个迫的嘴脸,气得命人挥剑斩了那臣发誓的手,金銮殿中血如注。

温立璋以殉国,死在三年前边关那场激战中。

戚延竟想到那坐在床沿的影。

二过,登个观宇楼就能失明,该是上天警醒你我,皇后德不位,不登观宇楼;


【1】【2】

章节目录